春秋战国的各种古币。春秋战国的各种古币。
李连昌(中)在展览现场为观展市民讲解古币。李连昌(中)在展览现场为观展市民讲解古币。

  都市新闻记者赵毫 图由受访者提供

  6月18日,中国历代古币展在遵义市档案馆举行,共展出遵义藏家李连昌所收藏古钱币396种共571枚。这些古币远者有商朝的贝币、铜贝币、鬼脸,春秋战国时期的刀币、布币等,近者有民国时期的中央及各省的银元、铜板、镍币等,不仅完整地记录了中国货币的基本轮廓,更承载了源远流长的中国历史和文化。

  正因如此,展览的消息一经发布,便吸引了众多古钱币及传统文化爱好者的关注,开展当日更是观者如云。令大家感动的是,李连昌承诺:此次展览结束后,所有藏品便将悉数捐赠遵义市档案馆永久保存。

  30余年收藏古钱币571枚

  谈起此次展览,今年75岁的李连昌直说“实属偶然”。

  他告诉记者,大约两个月前,遵义市档案馆调研员罗光阳到家里征集档案文献时,自己说没有地方的东西了,只有一套中国历史古钱币,但不宜档案馆收藏。没想到罗光阳听了很兴奋,说现在档案资料的内涵很宽,也是可以收藏的,并希望能捐赠给档案馆。

  珍藏之宝即将得到更专业的保存,李连昌感到欣慰,同时也为市民再难看到而遗憾。于是,他提建议说,这批钱币从商代到民国,每个朝代甚至每个国君,以及农民起义军,偏安政权等发行的货币都齐全了,装了几百个盒子,外面还套有个大箱子,一旦锁进保管室后,老百姓很难看到,因此希望办一个展览展示后,再履行捐赠手续。

  对于这一要求,遵义市档案馆立即答应,于是就有了此次展览。

  李连昌长期致力于收集民间散失的地方文献,1988年到遵义东郊沙滩村收集遵义文化世家郑、莫、黎三家古籍时,黎庶昌的后人拿出两枚日本明治二十年的银元,并说是黎从日本带回来的,而且手里还有一些据说是祖上留下来的古钱币。他感觉有收藏的价值,于是就把这些钱币买回来了。

  “但十几个钱币显得不伦不类,我想钱币既然贯穿了中华文明的全过程,不妨搞一套从远古到民国的钱币集成,那也有意思。”李连昌说,此后自己在征集地方文献时,顺便也开始收集古钱币。30多年过去,总算把从商代至民国的铸币基本收齐,收藏古钱币571枚。“目前在国内,还未发现超过600个钱币品种的收藏家”。

  为了便于保存和整理,李连昌还特意建了一个目录。如商代的古币,就有贝币、铜贝币、鬼脸等几种;春秋战国时期的,有刀币、布币、戈币、人币、桥币、树币、鱼币等30种;秦汉时期,有半两大钱、五铢至一铢等10种;而到了民国,则有中央及各省银元及玉币、铁币、金币等74种。

  “这些钱币不仅有流通用的银币、铜币、铁币、铅币、镍币外,还附录了祭祀用的玉币和赏赐用的金币,品种丰富,是目前国内收录历代钱币最多的。”李连昌表示,自己曾找来两本古币精装图录书对比,发现自己的藏品,甚至比书上的还完整,可以说是勾勒出了中国钱币历史概貌。

  个人收藏货币无所谓珍稀奇缺

  长期收藏古钱币,这让李连昌对这一领域有了不一样的看法。他说,中国钱币收藏界不知谁定了个古钱50珍,藏界皆趋之若鹜,以致炒得天花乱坠。其实50珍以外,还有许多更少见的品种,但因不在炒作之例,往往被忽视。如一些朝代短或发行货币很少的朝代,或有的农民起义军发行的钱币,存世量更为稀少,却未在50珍之列。

  “再比如赵宋伍佰文方形大钱,至今只见我所藏一枚。又如春秋战国时期的钱币,收藏界归纳为布币、刀币、蚁鼻钱、环钱四大货币体系,那还有没收录的戈币、鱼币、人币、树币、桥币、璜币又该归在何处呢?”对于古币收藏,李连昌的看法是,情况未彻底搞清以前,结论不宜过早。

  “现在钱币收藏界多猎奇屯珍以求利,总在买进卖出,待价而沽,很难有人把中国钱币作为一种文化现象,进行全面收集汇总后成为一个完整的货物体系。”李连昌表示,“50珍”自己收齐了,但个人收藏货币无所谓珍稀奇缺,首先在收集全面,成为体系,提供一个中国货币的基本轮廓,有了这个基础资料,才能为研究提供全面信息。

  据遵义市档案馆二级调研员罗光阳介绍,中国古代钱币萌芽于夏代,起源于殷商,统一于嬴秦,经历了四千多年漫长历史。商代始以铜铸成贝形币,周代分封诸侯,仍以铜为原料,从生活的刀、布(犁)起,演绎出多种形态。秦统一中国后,统一货币为外圆形中方孔,汉后袭又更名五铢,用帝王年号铸币始于东晋成汉期,盛于宋终于民国洪宪,清末效防日本引进银元,铜板取代银锭、制钱,仍为铸币之列。收藏家李连昌历时30余年之努力,共收集商代至民国钱币571枚,品类齐全,连续有序,基本勾勒出了中国钱币历史概貌,可谓是一部中国古代钱币史简况。

  罗光阳表示,李连昌此次捐赠的价值,一是丰富了遵义市档案馆的馆藏档案,填补了这一领域的空白。另外,这批古币对弘扬优秀中国传统文化,特别是货币文化很有意义,实属难得。“中国拥有四千多年的货币历史,通过这些完整而连续的货币,很好地展示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。”罗光阳说。

  收藏文献大多数都捐赠出去

  记者了解到,李连昌的收藏历史和故事,以及慷慨捐赠的精神,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他因修志工作经常接触到民间文物,从上世纪中期就开始收集地方历史文献,至今共从民间征集到千余册,其中沙滩文化文献200余册,地方文献200余册,遵义抗战文献1000余种。这些文献中,沙滩文化文献捐给了贵州省博物馆和遵义市博物馆,地方文献则捐给了遵义师范学院,遵义抗战文献分别捐赠给遵义市档案馆和湄潭县档案馆。

  而中国古代钱币和遵义老照片,不过是李连昌在征集文献过程中的副产品。

  谈起此次捐赠的原因,李连昌说,一方面历史文献对于个人仅是好古者的玩物,社会价值才是它真正的意义所在,最终应回归社会,为社会所利用;二是自己年纪大了,所有藏品有专业的地方保存,这样自己也放心。

  为了纪念此次捐赠,李连昌还专门作诗一首:“殷商泉水揜澄悠,长逐青蚨无厌求。苦旅沙弥乞古贝,久熬鸡脚炼稣油。功成福报因缘好,路到柳桥神鬼愁。该放手时须放手,始终归一乃天筹。”